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最近我挨打都成了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“林童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父亲极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我,想来他已气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他这样的……愤怒?

    一旁的吴越见我一脸茫然,递给我一张报纸,又把网上的事简单的跟我陈述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那半版大的不雅床照,震惊至极,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邹子琛,这事会是他干的吗?若是他做的,那网上的照他又意欲何为呢?他没理由把自己卷进来呀?

    再看到网上那几张照片后,我立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。因为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,只是让我好奇的是对方为何不拍邹子琛的正脸?难到是忌惮他?

    于时同此,孟成阳在他的总经理办公室也挨了他父亲的一个大耳光,他把这耳光的仇记在了我头上。

    董事会招开前十分钟,孟志杰带着孟成阳来到我的办公室,看到孟成阳那半边红肿的脸,我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孟志杰当着父亲和我的面又狠狠的批了一顿孟成阳。父亲这次没在为孟成阳说话,只是很疑惑的问了他一句,“童童手机里的照片我看过,也全删了,报纸上的照片你是何时被人拍到的?”

    孟成阳脸色一下成了猪肝色,垂着头,好一会才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父亲与孟志杰对视了一眼,两人面色都有点凝重。

    孟志杰先开了口,“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,看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放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担心,来者不善。”父亲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孟志杰眉头皱起,很是惊讶的看着父亲,“你是说,有人在背后想对亚泰动手。”

    父亲轻笑了一声,“最好是我多想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们的对话,听的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开会时,股东们对孟成阳的作风很是不满,对一直在跌的股票更是心疼。甚至有人提出更换总经理之位。

    林家是亚泰药业最大的股东加上孟家,在公司只要两家站一块就有绝对的发言权跟任命权,股东们也只能闹一闹出出气,别的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散会时,正是股市收盘时,亚泰药业最终以跌落七个点收盘,可以说是近两年来跌浮最大的一次,尾盘时,还是投资管理部强硬拉起来的,不然估计还要低。

    股东们走后,就剩我们两家人。

    孟志杰跟父亲像是有话要说,让我跟孟成阳先走。

    一出会议室,孟成阳阴阳怪气的瞪了我一眼,回了他的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在回办公室的路上,给邹子琛发了一条短信:网上的照片你看到了没?

    短信沉入大海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我难得的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报纸上的风波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之后的一个月里,我几乎都没正常的下过班。

    我发给邹子琛的短信是两天后才收到回复,很短的一句话:我在国外要一个月后回来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公司可以说是鸡飞狗跳,

    孟成阳偷情的事件还没摆平,网上又爆出亚泰药业生产的几种药配方有问题,而且有根有据,矛头直指亚泰。不过两天的时间,亚泰成了黑药厂,被外界骂的无力反击。

    亚泰药业一开盘直接跌停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事,原来一直很火的股市,突然间发生了大崩盘,连着几日股市一片绿油油,多年不见的股灾就这么撞上了。亚泰药业跌的更是残不忍睹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