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一天霍法几乎起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早。

    飞行是人类的梦想。成为了巫师,霍法当然有一颗在云层穿梭的野心。特别是在1938年,这时候飞机还不像后世那样普及,如果能学会骑飞天扫帚,自己不仅出门会简单不少,未来也会多一道保命底牌,毕竟这个年代的麻瓜空军还不如后世那样恐怖精确,战争也多以陆战为主。

    早上的餐厅礼堂内,一堆冷静的拉文克劳罕见地神情激动地讨论着魁地奇逸闻。

    霍格沃兹的早餐很是丰盛。煎鸡蛋、面包、蔬菜或水果沙拉、香肠或培根咖啡、茶、牛奶、黄油、果酱和果汁。还有其他谷物粥类。

    但霍法一心想着飞行课,生怕自己吃多到时候飞得太快吐出来,所以吃得很少,就吃了一根香肠加一点麦片粥。

    一些巫师家庭的学生夸夸其谈,吹嘘自己飞行的历史。

    威廉.卡尔逊是霍法的另一个同宿舍舍友,他一大早就在和朋友们说着自己家族辉煌的飞行史,还说他的父亲曾经骑着飞天扫帚在一战中躲避过飞机的追捕和扫射。

    泰勒.史密斯则是他们宿舍的一名麻瓜后代,威廉在一旁吹嘘,泰勒则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,满眼都是艳羡。对于这个年代的麻瓜来说,如果不成为皇家空军,飞行基本上是一辈子无望的事情。

    拉文克劳这边的学生还算好的,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桌,那群学生一小撮一小撮地聚在一起,不时地发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大笑的基本都是男孩,这个年代的魁地奇还是男孩子的游戏,女孩很少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一群人快步走出礼堂。来到学校魁地奇赛场附近的一块草地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晴朗的、有微风的日子,小草在他们脚下微微起着波浪。草坪那边就是禁林,远处黑魆魆的树木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这堂课是和斯莱特林的一年级学生一起上,斯莱特林的学生已经在那里了,一排飞天扫帚整整齐齐地排放在地上。汤姆里德尔正在和几个同学谈笑风生,瞥见霍法,他也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他们俩来到学校之后,矛盾似乎就消失了。变成了两个不相干的路人。既没有孤儿院的仇怨,也没有表现出认识的迹象。

    霍法知道里德尔的超级野心,他不是马尔福那种幼稚的孩子。不可能把精力花在无谓地找茬上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们的老师来了。霍法早就在早饭时听舍友说过。魁地奇的老师名叫帕里奥.列奥,是1920年魁地奇世界杯爱尔兰队的击球手,当年他们队伍的最好成绩打到了世界杯半决赛,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。

    帕里奥是一个高个臂长的男人,他褐色头发卷曲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看见新生,他一吹口哨。

    “还等着干嘛,快按高矮排成排!”

    人群闹哄哄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这群11岁小孩子推推搡搡,乱哄哄地挤来挤去。

    帕里奥不耐烦的介入其中。将各个孩子抽出来,打乱放在了不同的位置。

    霍法本来是和米兰达站在一起,然而帕里奥却将他们拉开,因为霍法比米兰达高半个头。他被帕里奥推到了另一个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没错,又是阿格莱亚。

    他们个子相仿。

    阿格莱亚见霍法被推来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本和煦的阳光和轻柔的微风让霍法很舒服,可现在,站在阿格莱亚身边,他感觉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看见学生都按高矮拍成了等差数列,帕里奥老师显得异常满足。

    他这才一吹口哨,说道:“伸出右手,放在扫帚把上方,然后说:‘起来!’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每个人都喊道。

    霍法也伸出手,“起来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于是他加重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顿时感觉疑惑不解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看,有人的扫帚很快就起来了。比如说站在霍法对面的汤姆里德尔。他一开口扫帚就乖乖地进了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自己的舍友威廉也没有吹牛,他的扫帚也很快地弹跳了起来,进入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有的孩子的扫帚慢吞吞掉在地上滚来滚去,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比如说米兰达,她的扫帚似乎有点犹豫,一会儿上来一点,一会儿又下去了。但它好歹在动。

    但惟独自己的扫帚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霍法不死心,又试了两遍,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麻瓜。”旁边传来了快意的讥讽。

    霍法看见右边的阿格莱亚正在得意地微笑,她依旧抱着胳膊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于是霍法对她说了一星期来的唯一一句话:“得意什么,你的也没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······么······?”她拉长了语调,仿佛极其享受这一刻。

    说完,阿格莱亚讥讽地看着他,一手抱胸,一手伸在飞天扫帚上方。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飞天扫帚便嗖地一下窜进了她的手中,霍法简直能感觉到哪个扫帚迫不及待想被她骑的心情。

    霍法瞪大眼睛,再度看向自己那把扫帚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微风拂过破破烂烂的枝条,它一动不动。如同一只死掉的咸鱼。

    霍法脸黑了,他举起手。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